期货市场试点出台始末

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中国开始了至今40年的改革开放之路。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是期货市场产生的前提条件。改革开放之前,在高度计划经济体制下,商品价格由政府制定,不会随着市场供求的变化而变化。 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推进,构建市场化价格形成机制迫切性日益强烈,这成为中国期货市场萌芽的经济和社会土壤。 在中国期货市场创始人之一常清教授看来,中国期货市场在建设之初就自然蕴含了两个发展目标:一是配合价格改革,用市场的手段为基础商品定价,形成中国大宗商品价格体系;二是将中国期货市场建设成为国际定价中心,拥有定价权,大宗商品定价不再受制于人。[详细]

期货,这是常清热爱的,从开始到现在

新中国期货市场的开创者之一,国内多家期货交易所方案设计的指导者,提出在中国建立世界定价中心的第一人,期货公司董事长,学者,教授,经济学家,投资大师……或许,以上这些头衔加在一个人的身上,你会觉得夸张,但说出“常清”这个名字,你就会点点头表示赞同了。[详细]

于无声处听“经谋”(上)

2018年7月25日,作为郑州粮食批发市场和郑商所的主要缔造者,李经谋接受了期货日报的采访。回望中国期货市场激情燃烧的初创岁月,李经谋说,无论是在郑州粮食批发市场,还是在郑州商品交易所,没丢河南的脸,为国家争了光,一种“先天下之忧而忧”的使命,一种“功成不必在我”的淡泊,溢于言表。[详细]

于无声处听“经谋”(下)

“在中国期货市场发展初期,郑州商品交易所(下称郑商所)是我们国家最规范的交易所,其前身郑州粮食批发市场由国务院发文批准,可见国家对这个事情慎之又慎。”在李经谋看来,郑商所前十年的发展历史,就是新中国期货市场的历史,代表了中国期货市场的正确发展方向。[详细]

总有一种努力,让人深深铭记

“75岁之前什么都想干!”李经谋的头发和眉毛虽然浸染了岁月的风霜,但虎老雄心在,有担当、有作为的一颗心,却永远保持年轻。实际上,如果从其在郑商所退休时的1999年算起,近20年时间里,李经谋一直鞠躬尽瘁,退而不休,继续承担一系列繁重的工作,并开创了卓有成效的新局面。[详细]

清理整顿夯实期市规范发展基础

顿步回首,从1988年开始研究期货理论算起,中国期货市场已走过30年的风雨历程。30年来,中国期货市场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历经风雨,逐步规范。伴随中国改革开放的车轮滚滚向前,中国期货市场所迈出的脚步也日渐厚重扎实。 “中国期货市场是在改革开放大潮中诞生,在总结经验教训的实践中不断发展的。”[详细]

记者手记——敏而思,从容行

廖英敏老师,我还是想在这里向大家介绍一下。1985年至2008年退休,她一直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从事政策咨询研究工作,任市场经济研究所期货证券研究室主任。其间,1992—1993年美国得克萨斯州立大学访问学者;2008年退休后,市场经济研究所返聘为研究员,仍然跟踪、研究大宗商品现货市场和期货市场;2011年至2013年,被聘为商务部内贸专家;1999年至2017年一直担任郑州商品交易所非会员理事。[详细]

郑商所勇攀粮食市场化改革高峰

惟改革者进,惟开放者智,惟创新者强,惟改革开放创新者胜。从现货批发到远期合同,再到期货交易,郑商所人勇立潮头,走出国门,激励创新,先改先试,披荆斩棘,不仅成为中国粮食市场化改革的开路先锋,而且引领了中国期货市场的发展,成为被广泛效仿的一个样本。[详细]

心系粮安,家国情怀深长

“柴米油盐酱醋茶”对于当前的生活来讲是最平常不过的事了。“没吃的,就去超市里转转”,在80、90这一代人的印象里,没有过“粮不够吃”的体会,只会为保持身材而主动去“饿肚子”减肥。对于粮食问题,我们没有太多的概念,也没有过危机感。然而,在很多父辈、祖辈的记忆中,依然还有着粮食不够吃、凭票供应、短缺经济的深刻记忆。[详细]

郑州市场 蹚出了一个“未来”

20世纪80年代,中国开始研究探索期货。原国务院港澳办公室港澳研究所副所长陈宝瑛建议,利用期货市场为对外进出口贸易进行保值,引起了当时国家领导人的重视。完善的市场体系是市场经济运行的载体和基础,我国不仅要建设规范化的现货市场,而且要发展具有中国特色的期货市场。中国郑州粮食批发市场作为试点单位,由现货交易起步,向期货市场发展,既是国家的既定目标,也反映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运行的必然要求。[详细]

一本永不褪色的期货“老书”

手持一本在旧书市场淘到的《商品交易所与期货交易》,把它当宝贝似的珍藏着。这本新中国成立后出版的第一本介绍期货交易知识的书,承载着期货市场多少过往,成为作者一段挥之不去的记忆。泛黄的书页散发出淡淡的墨香,那是历史的厚重味道。书的首页,作者陈宝瑛的亲笔签名铿锵有力。2018年8月24日,这位年近90岁高龄的期货专家,向期货日报记者讲述了那段与期货市场第一次“亲密接触”的过往。[详细]

为中国期市走出一条成功之路

回顾30年前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杜岩说,在从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变的历史进程中,对世界规模最大、情况最复杂的中国商品市场进行改革,完成从统购统销向价格双轨制、从不成熟的现货市场到市场经济高级形态期货市场的跨越,对期货市场第一代改革者、实践者而言,堪称“极具挑战性、极具探索性、极具风险性”的工作。[详细]

记者手记:源于坚持 突破重围天地宽

人生,并不因已存在的价值而精彩,却因自我创造的价值而美丽。“滴水穿石非一日之功”,20世纪90年代初,我国第一个引进期货交易机制、规范化的国家级粮食批发市场——郑州粮食批发市场的正式开业,具有里程碑的意义。这一“破天荒”之举,离不开一些伟大的实践者,在他们身上,“坚持”两字有着沉甸甸的分量。[详细]

情有独钟郑商所 和衷共济开大船

2006年,张邦辉由中国证监会期货部副主任空降郑州商品交易所,任职副总经理,后任理事长、监事长,直至2014年退休。在长达8年的时间里,他作为管理者之一,参与了郑商所走出低谷、重塑辉煌的全过程。 期货市场之于张邦辉,是付出21年,并继续发挥余热的沃土。张邦辉之于期货市场,是无数个呕心沥血的奉献者之一,正是因为这些奉献者的同心协力,才有了如今中国期货市场的生机勃发。[详细]

用一辈子,等梦想盛开

张邦辉的人生和中国期货市场有着紧密的近乎完美的契合:写下中国第一篇期货专业的博士论文,主编了中国期货市场第一本期货大辞典和第一套期货交易丛书;1993年年底,进入中国证监会期货部,就此心无旁骛,扎根期市;2006年,进入郑商所,先任副总经理,后任理事长,见证并参与了郑商所走出低谷、走向复苏和辉煌的整个过程。[详细]

 《期货日报》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Copyright @ cmsto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82107号